收入降低、医疗花费增多 吸烟为贫困压上两座大山

收入降低、医疗花费增多 吸烟为贫困压上两座大山

  青年经济说

  吸烟和贫困有关吗?田野调查让学者震撼

  吸烟除了减弱劳动力,导致收入降低,还显著增加了吸烟者门诊、住院概率以及医疗支出。“一人得大病,全家受拖累。”尤其是对贫困户而言,吸烟导致的疾病直接影响脱贫的步伐并容易导致因病返贫。

  —————-

  一项关于烟草使用与贫困关系的调查,将吸烟相关慢性非传染病对贫困的影响摊到桌面。

 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金承刚教授课题组“烟草使用对贫困的效应评估研究”,从2019年3月至2020年12月,对河北、黑龙江、山东、河南、湖北、四川、贵州和陕西8个省份的2409户家庭通过现场观察、焦点访谈等定性研究方法与问卷调查等定量研究方法,研究评估烟草使用对贫困的影响。

  研究结果显示,我国贫困地区吸烟率高达34.2%,远高于全国26.6%的平均水平。更重要的是,吸烟人群家庭贫困率为23.61%,是非吸烟者家庭的近两倍。“这是迄今为止,全国唯一对吸烟和健康及贫困关系开展调查研究的项目。”中国控烟协会原常委副会长、资深控烟专家许桂华研究员反复研究了调查数据,数据得出的结论虽在意料之中,严峻性却远超想象。

  收入降低 医疗花费增多 吸烟为贫困压上两座大山

  调查将吸烟与贫困的关系进一步明确:吸烟人群家庭贫困的概率显著增高。调查对象中吸烟人群家庭贫困的概率是23.61%,显著高于非吸烟人群的家庭贫困概率13.81%。吸烟者家庭贫困概率是非吸烟者家庭的近2倍。

  吸烟的人群中,男性吸烟率为56.4%,女性为10.49%;平均每日吸烟量为17.5±10支,46.86%的吸烟者日吸量在20支及以上,平均开始吸烟年龄为21岁,平均烟龄是34年。

  另外,与非贫困人群相比,贫困人群对吸烟危害的认知仍然不足。

  在被调查的2409户家庭中,有1595户为农村户口,814户为城镇户口;430户为贫困户,1979户是非贫困户;农村人口为3206人,占67.51%,城市为1543人,占32.49%。被调查者最大年龄为98岁,最小为40岁。

  金承刚指出,2020年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关键时刻,目前我国建档立卡贫困户中,因病致贫、因病返贫的比例均在42%以上。在患病的农村贫困人口中,年龄在15岁至59岁的占40%以上,他们基本上都是所在家庭主要劳动力。

  吸烟除了减弱劳动力,导致收入降低,还显著增加了吸烟者门诊、住院概率以及医疗支出。较之非吸烟者发生看门诊的概率,吸烟者提高了51.3%;吸烟人群在调查前一年内住过院的概率比不吸烟人群高53.2%。吸烟的人群中有72.19%的人发生医疗保健消费支出,远高于不吸烟的人群的9.28%。

  同时,吸烟还显著增加了吸烟相关慢性病的患病率。被调查者总体慢性病患病率是32.81%,吸烟人群慢性病患病率为55.32%,而非吸烟人群为22.17%。

  如何打破恶性循环?专家呼吁提高烟草税价

  吸烟挤占了家庭食品、教育支出,不仅加剧了个人“因病致贫、因病返贫”现象,也给国家财政带来巨大的负担。

  调查显示,与不吸烟人群相比,吸烟人群发生医疗保健消费支出的概率增高63%。

  而这项调查也显示了一个结果:贫困人群对价格更加敏感,提高烟草税价将显著降低吸烟量。

  研究显示,卷烟价格上涨对46.69%的人群吸烟量有影响:受影响的人群中,61.66%的人选择减少吸烟量,13.37%的人选择戒烟。另外,如果常吸的烟价上涨30%、50%和100%,吸烟量平均会减少5.9支、7.6支和8.8支。

  中央党校(国家行政学院)经济学部副主任许正中说,这一调查结果同国际上的研究成果相一致。目前,我国卷烟价格普遍较低,且我国有高达50%的吸烟者吸食的是廉价香烟。低廉的价格满足了他们对烟草的消费需求,但无疑会减少他们在食品、蔬菜水果、教育和健康等方面的支出。这对实现《健康中国2030规划》有关健康的目标十分不利。

  “2015年,我国将卷烟的从价税从5%提高至11%,2016年卷烟消费量减少8.6%,财政增收852亿元,达到烟草消费下降、财政收入增加等多项政策目标共赢的结果。”许正中建议,尽快研究提高烟草价格。“提高卷烟价格既减少贫困人群的烟草消费,减少了患病风险,减少了他们的医疗支出,又提高了他们的健康水平,同时也增加政府涉税烟草收入,减少涉烟疾病支出。”

  参与调查成果研讨的专家还指出,已有的调查和实践证明,青少年和低收入人群是对烟草价格最为敏感的人群。烟草价格上调能够显著降低这两个群体的吸烟率。

  金承刚指出,调查反映出一个现实,即在农村和城市,吸烟文化和吸烟环境有很大的不同。在城市,多年来室内禁止吸烟等条款的执行,使得吸烟是不光彩的事这一观念逐渐深入人心。而在农村地区,吸烟仍是一种常见的文化。因此,他呼吁,在农村地区要推行和城市地区平等的控烟措施,做到公平对待,提高吸烟的门槛,以达到控制吸烟的目的。

  许桂华指出,“一人得大病,全家受拖累。”尤其是对贫困户而言,吸烟导致的疾病直接影响着他们脱贫的步伐。她呼吁,扶贫先扶健康。因此,在扶贫工作中,大力开展控烟宣传教育和干预活动,不仅十分必要,而且应该将其纳入健康扶贫攻坚行动的计划中。“将健康扶贫关口前移,否则可能很被动。”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李晨赫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【编辑:于晓】

Related Post